济南历城区桃园村10年得癌人数增10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彩神APP_彩神8真的否认为操作

  这是所处济南历城区的有二个多村庄,远离市区,明代因多桃树园子而得名“桃园村”,村子不大,住了将近60 0口人。村庄一侧的路叫“荷花路”,老一点人回忆,村子四周后后 有大片的藕池,逢夏日,会有淡淡荷香。记者 陈心如

桃园村不大,住了将近60 0口人,近10年患癌人数增加了10倍

  中午深冬,村民李新昌抬头看看天,又低头清了清喉咙,感叹一句:“空气真差。”

  他曾当过桃园村的书记,在村民中不乏威望。今年3月份,在一次面对媒体采访时,他曾担忧地说,从60 3年到2014年这10年间,村里因患癌症死亡的有14人,不可能 被确诊仍在继续治疗的有11人,一点什么数字还是保守数字。

  癌症,成了桃园村村民街头巷议的新话题,无奈、困惑、失望……

  失声

去年3月,村民李增玉(右)住院,确诊为喉癌,做完手术后,他就失声了

  “种了半辈子地,身体老是 很好,哪会其他同学想到能得这病”,老伴儿的嗓门很大,身边的李增玉指了指喉咙的位置,那里被一块网状的乙炔气 遮挡着,摆摆手,又摇摇头。他腼腆地一笑,露出了牙齿上沾着的菜叶,老伴赶紧我就清理干净,“他现在能吃饭了,病情严重的后后 ,连喝口水嗓子都疼。”

  “当时正盖着新房子,他全都 嗓子疼,吃不下饭,一点人以为是累的”,老伴说,很久病情严重了,孩子就带李增玉去了济南城区的大医院,“一早去的,我想着中午就能回来,但老是 等到了天黑。”儿子悄悄告诉她,检查结果是喉癌,得动手术,她随便说说大字不识有二个多,但依然知道癌症,“癌症,那全都 个死啊!我当时吓坏了。”

  她看一眼李增玉,眼泪就出来了,“动手术后后 ,医生就跟一点人说了,声带会被切除,他就不想说话了,一点人想着先保住命就行啊!”

  坐在一侧的李增玉拉了一下凳子,用手把遮挡在喉部的东西移开,老是 露出有二个多一元硬币大小的洞,他动动嘴巴,努力想说点什么,却非要嘴巴和空气碰撞的声音,微弱,不清晰。

  “他现在靠管子喘气,鼻子全都 摆设了,肺里又不舒服,老是 要去医院复查”,老伴说话间隙,李增玉起身拿来一张纸和一支圆珠笔,写后后 ,他先拿笔在一边划了几下。老伴说:“跟跟我说不了话,就写字,后后 我不认识有几个。”

每天早上,李增玉都不 人个 对着镜子,更换放入喉部的管子,清洗、消毒

  李增玉写了数字“4”和“癌症”,一点激动地前后左右指了一圈,又指了指人个 ,老伴帮着解释,“一点人家这边得癌的就4家,东边有个得了肠癌,前面有个是肺癌,西边还有一家是淋巴癌,再去掉 他。”

  每天早上,李增玉都不 人个 对着镜子,更换放入喉部的管子,清洗、消毒,镜子里,喉咙上的那个洞黑漆漆的。如今,同村人都知道他再也说不了话了,每次见了全都 愿和他多说什么,比比划划,交流毕竟不方便。

   “我不害怕一种生活”

  与失声的李增玉不同,村民李增林在经历过食道癌后后 ,反而多了更多说话的不可能 ,其他同学到我家看他,会问他身体的恢复情形,就算偶尔出门,逢人就会聊到他的病。

  “村北边有一户我家死了人,得的是肝癌,去世得有三二个月了,瞒着不你会往外说”,李增林的老伴得知类式的消息就回家感慨一番。而在李增林看来,对于癌症,他是不害怕的,“当时随便说说身体不好,让孩子带着我去医院检查,一点人瞒着我,悄悄安排我住院,我当时全都 ,我不害怕一种生活,癌全都 一种生活病,人什么病不得啊,什么病不死人埃”

  李增林说,他早些年有160 多斤,现在剩下的估计连60 斤都这麼 了,“我是瓦工出身,身体老是 很好,癌症住院还是第二次打针。我不害怕,不过这病吃饭不行,瘤子正好长在食管上,在喉头的偏下位置,手术把食管截了一块,胃的位置就往上提了,不可能 平躺着,吃的东西都能流出来。”说什么的后后 ,他披着一件厚外套,后背弓着,脸上少了血肉色,却始终带笑。

  “2013年10月23日做的手术”,一种生活日子,李增林的老伴比他记得清楚。现在,我家给李增林安置了一张特殊的床铺,“比照着医院的病床买的,能随意调整倾斜度,现在非要平躺着睡觉了。”

  随便说说李增林人个 不害怕,但老伴却对癌症却变得很紧张,“村子里还有一户,我家有有二个多人得了癌症,父亲是胃癌,儿子是肺癌,儿媳妇是子宫癌,也是瞒着不说,现在非你会知道。”

  但一点 ,李增林和老伴聊的多了,也会纳闷,“一点人从小在村子里长大,后后 很少听说谁家有得癌的,现在为什会 一下子就多起来了呢?我今年72岁,是是否是年纪大的了,什么人五六十岁就患上癌症,还有一点三十几岁的小伙子,太可惜了。后后 担心我家穷,现在最担心我家人身体出毛病。”

  10年得癌人数增10倍

  中午深冬,村民李新昌骑着电动车拐进了村里的小路,晒太阳的老人跟他打了声招呼,他后后 在村里干过书记,在村民中不乏威望。

  最近两年,李新昌时常听到一点村民说起我家得癌的亲人,“后后 哪其他同学会聊起癌症啊,但有段时间,我听到得癌的消息有点痛 多,还有村民五十几岁就不可能 癌症去世了。”

  李新昌有二个多人的后后 ,就根据人个 知道的情形细数了一下,最后的数字我就人个 都大吃一惊,“从60 3年到2014年,这10年时间里,一点人村里因患癌症死亡的有14人,不久前,和村里有几个老人又核算了一下,现在村里已知查出有癌症的有16人,这比我后后 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数字还增加了。不过,这还全都 一点人能知道的数字而已。”

  再很久,李新昌和村民聊天的后后 ,都不 人问了一句,“这几年,得癌的人为什会 就这麼 多了呢?”

  “一点人全都 农民,也说不清其中的因为 ,一点村民凑在一齐就嘀咕,其他同学随便说说不可能 是一种生活因为 ,其他同学随便说说不可能 是那个因为 ”,李新昌人个 做了一下调查,从60 3年往上再推10年,村里可查的得癌人数非要两三人,“有二个多十年,数字差别这麼多了,一点人就前后对比,这段时间里,村子到底什么变了。”

  终于,其他同学提到了所处村里的那家医疗垃圾补救公司,“公司是60 3年左右搬进村子的,老是 经营到现在。”

   “一点人只相信人个 的感受”

  2月份,村民齐力雇了卡车,用土把垃圾补救公司的门堵了,并在公司门口搭建了临时帐篷,拉扯了横幅。在帐篷一侧的木板上,还贴了一张排班表,李新昌说:“这是村民自发来值班,一点人要抗议,让公司停止营业。”

  白天是妇女和老人,晚上是青壮年,村民们守在公司门口的帐篷里,聊得最多的还是谁我家又其他同学查出得了癌症。

  有二个多月前,李增玉的老伴感冒了,“感冒了老是 好不了,这几天后后结速 咳嗽,听说村里有个女的快不行了,得的是乳腺癌。”

  而李增林一家也自愿到公司门口值班,“一点人也这麼 去找专家研究,但有十年来的数据对比,癌症是都不 和垃圾补救公司有关,一种生活结论一点人也这麼 下,一点人这麼 办法,但一点人非要笨的办法,全都 前后对比,一点人这是在和癌症抗争。”

  在村子里,有的老人生平第一次戴上了口罩,妇女用手扯着围巾堵住鼻子。“一点人全都 能确定癌症是都不 和这家公司有关,但一点人非要相信人个 的感受,空气变差了,能闻到味道”,有几个村民坐在公司门口的临时帐篷里,“你闻一下,这都停产有有二个多月了,还是有一股味道。”

  中午后后 ,村里的年轻人匆匆锁门去镇上打工,“这几年,村里得癌症的的确是多了不少,但什么因为 谁也说不好,全都 是人个 都认为跟那家公司有关,毕竟现在癌症在全都地方也都这麼 普遍了,跟空气、饮食等全都因为 都不 关系吧。”